免费咨询:138-7578-0666

您所在的位置: 衡阳名律师网 >成功案例

律师介绍

何海波律师 何海波,男, 湖南溥天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现年41岁,法学、经济管理双本科学历,资深公司法律顾问、金融、民商合同、建筑房地产、刑事辩护领域专业律师,民革党员,雁峰区政协委员;执业18年来,承办了一系列具有广泛社会...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何海波律师

电话号码:0734-8224998

手机号码:13875780666

邮箱地址:hb249@163.com

执业证号:14304200010991944

执业律所:湖南溥天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湖南衡阳市解放路永兴阁九楼

成功案例

“第三者”为家庭成员,保险公司怎么赔?

■案情简介

  2009年6月25日,刘某驾驶轻型普通货车起步时,未查明车身周围情况下前行,该车将其女刘A撞倒并碾压,致其受伤,送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交警部门认定刘某承担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刘A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

  后查明,刘某驾驶的轻型普通货车为其妻弟毛A所有,毛A于2009年2月15日为该车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责任限额为5万元的第三者责任保险。事故发生后,保险公司已按照农村户口赔偿标准赔偿刘A之母毛某71262元。毛某在领取赔款之后,认为保险公司认定的赔付标准过低,遂诉至法院,要求被告保险公司按照城镇户口标准进行赔偿,同时放弃对其夫、其弟的损害赔偿责任请求权。

  ■法院认定及判决

  在判决中,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原告毛某主张的各项费用应如何认定支持;被告保险公司在本案中是否应就其承保的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向原告毛某承担赔偿责任。法院最终判决判定,保险公司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向原告赔偿11万元。但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系商业保险合同,与本案的诉求侵权损害赔偿不属于同一法律关系,故法院不支持原告在本案中要求保险公司承担商业保险赔偿责任的主张。值得注意的是,法院没有对“家庭成员是否属于第三者,保险公司为何应当在此案中承担赔偿责任”这一问题进行分析和认定。鉴于本案争议焦点所涉及的相关法律问题在交强险诉讼案例中已有较多论述,本文主要针对法院未予分析的、“家庭成员是否属于第三者,保险公司为何应当在此案中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展开分析。

  ■案例评析

  家庭成员能否成为交强险所指的第三者?如果家庭成员可以成为第三者,当其他家庭成员成为侵权人时,侵权者作为监护人,是否能成为保险赔偿请求权人,从保险赔偿金中获益?

  一、现有规定对第三者的界定。

  按照《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以下简称《交强险条例》)第三条的规定,第三者是指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以下简称《交强险条款》)第五条规定:“交强险合同中的受害人是指因被保险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遭受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人,但不包括被保险机动车本车车上人员、被保险人。”《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以下简称《商业险条款》)第三条规定:“本保险合同中的第三者是指因被保险机动车发生意外事故遭受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人,但不包括投保人、被保险人、保险人和保险事故发生时被保险机动车本车上的人员。”

  由此可见,《交强险条款》与《商业险条款》对第三者的界定都没有将被保险人及本车驾驶员的家庭成员排除在第三者之外,家庭成员都可以成为机动车责任保险的受偿主体。但《商业险条款》在“责任免除”条款中排除了保险人对被保险人、被保险机动车本车驾驶员及其家庭成员的人身伤亡、所有或代管的财产损失的赔偿义务。《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五条规定:“被保险机动车造成下列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不论在法律上是否应当由被保险人承担赔偿责任,保险人均不负责赔偿:(一)被保险人及其家庭成员的人身伤亡、所有或代管的财产的损失;(二)被保险机动车本车驾驶员及其家庭成员的人身伤亡、所有或代管的财产损失;……”而在交强险中并无类似免责条款。

  二、侵权人、损害赔偿请求权人(监护人/继承人)与保险赔偿金受益人身份竞合的特殊情况。

  本案中,刘某驾驶车辆致其女死亡,刘某属于侵权人;与此同时,刘某和毛某作为死者刘A的父母,有权要求保险公司赔偿。根据现行婚姻法规定,要求刘某对毛某承担侵权赔偿责任,没有任何实质意义,无法达到真正赔偿目的。

  一般而言,受害人的父母都是损害赔偿请求权人,可以向保险公司要求给付保险赔偿金。本案中,尽管只有毛某一人起诉保险公司,但是保险公司向毛某支付的保险赔偿金却实际成为了毛某和侵权人刘某的共同财产。《交强险条款》对“第三者”的界定给“侵权人因自己的侵权行为而获益”带来了可能性,即使侵权人构成交通肇事罪,肇事者仍然可能通过自己的犯罪行为获得保险赔偿,这违反了“任何人都不能从其犯罪或违法行为中受益”的法理。

  三、类似案件可能存在的道德风险。

  《商业险条款》将被保险机动车本车驾驶人及其家庭成员的人身伤亡、所有或代管的财产的损失排除在保险人赔偿范围是为了防范保险诈骗和道德风险的考虑。这是一种普遍的做法。美国纽约州保险法第3420条第7款规定:“任何责任保险单或合同均不得视为承保被保险人对其配偶的人身或财产的损害而承担的责任。”依其规定,责任保险不承保被保险人致其配偶损害而承担的赔偿责任,从而将被保险人的配偶排除在了第三人的范围之外。而在我国交强险制度中,未将对被保险机动车本车驾驶员对其家庭成员的造成的人身伤亡、所有或代管的财产的损失置于责任范围之外,类似案件就可能存在道德风险,容易助长本车人员与家属共同骗保,尤其在保险业尚不成熟的时期,不利于保险业的健康发展,动摇保险的诚信基础。

关于此案的延伸思考

相比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交强险条例》、《交强险条款》已经扩大了第三者的范围,家庭成员已被纳入第三者的范围之内。但是将被保险人的家庭成员和本车驾驶员的家庭成员一概纳入第三人的范围并不严谨。为了尽可能减少家庭成员作为交强险第三者可能带来的道德风险,笔者认为对与被保险人、本车驾驶员有不同关系的家庭成员应区别对待即与被保险人、本车驾驶员有直接的抚养、赡养和第一顺序继承关系的家庭成员应有别于其他没有直接的抚养、赡养和第一顺序继承关系的家庭成员。

  一、第一种情形:受害人是与被保险人、本车驾驶员有直接的抚养、赡养或第一顺序继承关系的家庭成员。

  无论是造成受害人伤残或死亡,保险人给付的保险赔偿金对于肇事者来说都是直接或间接的收益,尤其在受害人死亡的情况下,肇事者本人或家庭可以获得高额死亡赔偿金。也就是说,在交通肇事的受害者与肇事者有抚养、赡养或第一顺序继承关系的情况下,肇事者就有可能通过自己的违法或犯罪行为获利。一种比较极端的情况是,受到我国传统的“重男轻女”的影响或幼儿天生智障、残疾,狠心的父母可以合谋以交通肇事的方式撞死自己的不愿意抚养的幼儿,而父母作为幼儿的第一顺序继承人可以因此获得保险公司支付的死亡赔偿金。同样,负有赡养义务的唯一继承人可以以交通肇事的方式致被继承人死亡,以获得保险赔偿金的继承权。现实中,曾有人贩子将诱拐来的孩子推入车轮之下,然后向保险公司骗取保险赔偿金。[page]

  尽管这种道德风险无法完全避免,但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加以抑制,以尽可能遏制某些家庭成员通过故意造成与其有抚养、赡养关系或第一顺序继承关系的家庭成员在交通事故死亡而获得保险赔款的主观意愿。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七条和《交强险条款》第九条第(四)款都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前述极端情况的发生,但是由于在交通肇事分析认定过程中,通常难以证明肇事者的主观心理状态,因此现有规定不能完全防止极端情况的出现。为尽可能减少这种恶劣行为的发生概率,同时兼顾保护受害者的权益,适当限制保险人对受害方与被保险人、本车驾驶员有直接的抚养、赡养或第一顺序继承关系的家庭成员的保险金赔付总和是一个比较可行的办法。笔者认为,人身保险合同中“父母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投保以死亡为给付保险金条件的人身保险的限制性规定”,对规避道德风险具有借鉴意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三十三条规定:“投保人不得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投保以死亡为给付保险金条件的人身保险,保险人也不得承保。父母为其未成年子女投保的人身保险,不受前款规定限制。但是,因被保险人死亡给付的保险金总和不得超过国务院保险监督管理机构规定的限额。”根据《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父母为其未成年子女投保死亡人身保险限额的通知》(保监发〔1999〕43号)的要求,父母为其未成年子女投保的人身保险,死亡保险金额总额不得超过人民币5万元。保监会《关于对〈关于父母为其未成年子女投保死亡人身保险限额的通知〉中有关问题的请示的答复》(保监寿〔1999〕7号)对此进一步解释:“死亡保险金额不得超过5万元”指的是累计死亡保险金额的限额。这样规定的目的是为防止父母为无民事行为能力的未成年人子女投保以死亡为给付保险金条件的人身保险后,利用其子女的死亡获取保险金。既然交强险的被保险人和本车驾驶员也有制造交通事故致使与其有直接抚养、赡养或继承关系的家庭成员死亡而获得保险赔偿金的可能,笔者认为二者具有可比性。或可规定交强险的被保险人和本车驾驶员因交通事故致使与其有直接抚养、赡养或继承关系的家庭成员伤亡时,与其共同生活的其他家庭成员能够获得的保险赔偿金也不得超过5万元。

  二、第二种情形:受害人与被保险人、本车驾驶员无直接的抚养、赡养或第一顺序继承关系。

  在受害人与被保险人、本车驾驶员无直接的抚养、赡养或第一顺序继承关系时,致害人并不能对保险赔偿金实际受益。在此情形下,根据《交强险条例》的“扩大第三者范围、最大限度保护受害人的权益”的立法目的,可以把与被保险人、本车驾驶员无直接的抚养、赡养或第一顺序继承关系的受害人归入第三者的范畴,正常赔付。

  最后,笔者认为有关部门应进一步明确交强险中的第三者范围,在有效防范道德风险的同时,更好地保障交通事故受害人的合法利益。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联系地址: 湖南衡阳市解放路永兴阁九楼
Copyright © 2017 www.hyzmls11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律营管

扫码关注×

添加关注,精彩分享